第七百零九章 不一样的对话(万字大章!)(1/2)_舌尖上的霍格沃茨_都市全能魔尊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此后的三周之中,纽特忽然变成了整个家中最忙碌的人。

  只要一有时间,他就会拿上礼帽、现金前往俄罗斯、乌克兰的各个城市去寻访自己的那些老朋友们,很多时候都要到了深夜的时候,老巫师才会满脸疲惫地从壁炉里钻出来。

  并没有什么让人愉快的故友重逢。

  绝大部分情况下,纽特所经历的只是一场又一场悲伤的祭奠之旅。

  在第一次巫师战争之中,前苏联魔法界可以说是魔法文明损失最惨重的地方,作为抵御盖勒特·格林德沃进攻的最后阵地,科多斯多瑞兹魔法学校几乎被夷为平地。

  数以万计的巫师在长达二十多年的战争中牺牲,魔法传承出现了严重的断层。

  从废墟中重新崛起,重拾往昔的辉煌,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尤其是在这个过程之中还时常穿插着一场场天灾人祸的时候,就更是显得无比艰难了。

  倘若说长达数十年的伏地魔“黑魔阴影”让英国魔法界停滞了近二十年,那么六年前发生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那一声巨响则近乎熄灭了前苏联魔法界的最后一丝火种。

  或许死亡人数并没有那么多,但那些经历过巫师战争的老巫师们几乎都倒在了那片土地。

  正如同伊万诺维奇墓碑上记载的死因那样,高危诅咒,或者说核辐射。

  魔法界将这种情况定义为“巫师之殇”,辐射区域则被标记为“巫师禁区”。

  在高强度辐射面前,巫师并不比麻瓜更加强壮——尤其是当癌细胞出现的时候,常规的治愈魔法不但无法缓解病情,反而会进一步加速巫师的死亡。

  事实上,哪怕不使用治愈魔法,巫师体内的魔法也会自发地进行类似的“自愈”。

  高强度辐射对于巫师的伤害远远大于麻瓜,这是一种巫师们无法理解的力量,同时也是魔法部官员们最为不安的力量——盖勒特·格林德沃的影响依旧残留在欧洲大陆,不少巫师至今仍然坚信这是麻瓜特意研制出来对付巫师的武器。

  因此在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后,国际魔法协会立刻下达了全境撤离的建议。

  绝大部分青年巫师选择了离开前苏联境内,或者在自己的住所旁边设下了层层的魔法防护和物理阻隔,以便确保自身不会因为麻瓜们的愚蠢行径而受到牵连。

  只有极为少数的,某些秉承着特殊信念的固执老家伙,选择了违反魔法部禁令。

  理所当然,他们最终都受到了威森加摩国际巫师法庭的联合审判——哪怕他们已经抹去了绝大部分同行苏联军人的记忆,但公然“违反保密法”的罪名依然被判决成立。

  考虑到这些“愚蠢”的巫师大多都已经沾染上了“巫师之殇”。

  再加上这一批老巫师大多都是曾经参与过第一次巫师战争、守护《国际巫师联合会保密法》不被盖勒特·格林德沃破坏的“战争英雄”,魔法界并没有选择将他们送往死刑室或者类似于阿兹卡班这样的监狱进行处理,也没有对于审判进行大规模的宣传。

  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审判、宣判都是秘密进行的。

  因此,除了极少部分的巫师之外,魔法界绝大部分人所得到的消息不过是类似于“普里皮亚季市成为巫师禁区”、“数名格林德沃信徒因违反保密法被逮捕”……

  伊万诺维奇只不过是其中之一。

  各地的魔法部傲罗们在收缴了那些冥顽不灵的老家伙们的魔杖之后,便将他们软禁在各自的家中,然后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他们的功绩无人知晓,但他们的名字全都被记载进了魔法世界的一级危险名单之中,与盖勒特·格林德沃等人并列在一起。

  另一方面,他们这一批愿意留在这片土地的巫师,绝大部分同时也是支撑着俄罗斯、乌克兰等地魔法文明传承的传火人。

  他们的死亡和监禁对于这片区域的魔法文明可以说是极为致命的打击。

  哪怕是在不少知道内情的巫师们看来,伊万诺维奇等人的行为依然是牺牲了巫师的利益去帮助麻瓜,尤其还是去帮助那些试图玩弄“巫师之殇”这种危险力量的麻瓜。

  然而……

  “……伊万诺维奇背叛了魔法界!我永远不会原谅他!”

  “我爷爷不是坏人!他不是你们口中的那种人!”

  这几周的时间之中,纽特·斯卡曼德耳边时不时就会浮现出那名中年男巫愤慨的声音,以及那名小女孩稚嫩固执的反驳声,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比起往日憔悴了不少。

  更糟糕的是,这样的情况,不过是两百多个“罪犯”家庭之中的一个缩影罢了……

  只不过,无论蒂娜怎么询问,纽特都没有说出原因。

  更准确的来说,只要蒂娜开始逼问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纽特脑海里就开始不断浮现出那一个个冰冷的墓碑。这个应对方式很奏效,尽管这样会让他看起来神情愈发恍惚,因为蒂娜·斯卡曼德开始担心自己的丈夫是不是患上了老年痴呆症。

  纽特·斯卡曼德非常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以及那个回答所承载的意义。

  这可不是打倒一两个邪恶巫师,或者是去魔法部理论一下就能解决的小问题——或许艾琳娜的方式比当年的格林德沃更加温和,但两者所面对的阻力本质上是一致的。

  倘若说长久以来的魔法部宛若一道横在非魔法界和魔法界之间的高墙,那么艾琳娜和格林德沃就仿佛是位于高墙两边的人,截然不同的目的和行事理念最终指向同一个结果,打破那堵存在于两个世界之间的高墙,只不过一个是统治,一个是融合。

  随着时间的推移,纽特的内心也愈发动摇和患得患失……

  一方面他害怕自己成为了下一个黑魔王的帮凶,另一方面他又担心类似于伊万诺维奇的故事不断重演,事实上,从目前非魔法界的状况来看,人们的生活快要抵达极限了。

  “再一个,再一个……这个世界,不应该变得这么艰难的……”

  纽特仿佛陷入了某种魔怔,不断地在那片土地上徘徊,寻找着那些故友们的讯息,期望能够找到一两个可以反驳艾琳娜的证据,或者说一丝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希望。

  最后,终于到了这一天。

  就在白天的时候,纽特的访友工作终于抵达了尾声。

  同样是一个没有见面的旅程,但却与之前又稍微有一些不同之处。

  此前居住在乌克兰首都基辅郊区的洛特尼科夫一家并没有在六年前的那场灾难中受到任何冲击,与之相反的,他们的生活反而因此过得比此前还要好了一些。

  根据纽特·斯卡曼德打听到的消息,洛特尼科夫一家早在六年前就从乌克兰搬走了。

  洛特尼科夫最后一次出现在魔法界的记录,就是那场骇人听闻的、涉及了数百名知名巫师的“普里皮亚季市违法集会”中……不过,他是作为检举人和重要证人的身份。

  总之在此之后,洛特尼科夫一家便彻底消失在了前苏联魔法界。

  据说有人曾在美国路易斯安纳州的乡村中看到过洛特尼科夫,不过似乎他们一家在搬家的同时也换了名字,所以那人也不敢确定看到的是否就是洛特尼科夫一家。

  但无论如何,洛特尼科夫一家现在应该过得还算不错。

  毕竟他们几年前才刚从国际巫师协会那里领取了一笔相当丰厚的奖金,据说甚至还有一枚梅林二级勋章——这是对于洛特尼科夫守护了《国际巫师联合会保密法》的奖励。

  “呵,梅林爵士团二级勋章……”

  纽特站在书房之中,转过头看了一眼书架上放着的那枚属于自己的梅林爵士团二级勋章,那是魔法界为了表彰他在“神奇动物研究以及神奇动物学方面的贡献”而颁发的奖章。

  不知道为什么,他平生第一次觉得,这个勋章看起来有些暗淡。

  而在这枚金光闪闪的勋章旁边,如今还多了一堆看起来有些粗糙破旧的奖章。

  绝大部分是印着镰刀铁锤图案的卫国战争勋章,这些大多是来自于伊凡诺夫和他的那些战友们手中的勋章;还有一小部分则是印着一滴血和三条曲线的切尔诺贝利救援勋章,这些更多的则是来自于那些逝去的老巫师后人的手中。

  纽特·斯卡曼德抬起手,食指在那一枚枚勋章上滑过,眼里闪过一丝迟疑。

  非魔法界和魔法界真的无法在阳光下并存么?

  倘若想要获得什么,就必须要有一方做出牺牲么?

  还是说……

  “纽特!你还在楼上愣着干什么?”

  就在这时,楼下客厅中传来了蒂娜·斯卡曼德的咆哮声。

  “孩子们都在餐桌边等你了!如果你再不下来的话,你之后一周也别在家吃饭了,全去俄罗斯、乌克兰那边去找你的老朋友们吃饭好了!”

  今天同样也是艾琳娜等人在纽特·斯卡曼德家度过的最后一个周末。

  明天就是八月的最后一天了,女孩子们去英国魁地奇国家队告别之后,就要开始回来收拾行李,然后回到各自家中与父母拥抱一下,接着就该踏上前往霍格沃茨的列车了。

  蒂娜·斯卡曼德为此准备了相当丰盛的晚宴,仅仅是鱼类就有四五种之多。

  事实上,早在好几天之前,蒂娜就已经开始张罗和收集艾琳娜、卢娜、汉娜等人想吃的食材了,无论是提前的腌制工作,亦或者是调料的酱化、发酵都是如此。

  正因为如此,纽特这几天才得以蒙混过去,没有被蒂娜的连环逼问锁死在床上。

  不过这些天妻子愈发和煦的表情来看,很显然蒂娜的忍耐已经濒临极限,等到送走那些孩子们之后,或许反过来就会着手开始收拾他了——对于这一点,纽特经验很丰富了。

  作为前任傲罗的蒂娜·斯卡曼德在拷问方面,可是有着相当深的魔法造诣。

  因此如果可以的话,有什么事情最好还是趁着孩子们在的时候解决。

  否则……

  “我这就下来,别急别急……”

  一想到此后可能出现的场景,纽特浑身一颤,赶紧合上勋章盒,快步朝着楼下走去。

  而在他身后的书桌上,那份存记载着纽特·斯卡曼德呢这些年来在魔法界中的老朋友们的通讯录上面,洛特尼科夫的姓名连同地址正在慢慢变淡,逐渐消失在了羊皮纸上。

  …………

  最后一晚的晚餐格外丰盛,零零种种算下来差不多有近十道菜了。

  考虑到明天就会离开了,艾琳娜也难得没有对于略显铺张浪费的准备发表意见,反正斯卡曼德家并不缺扫尾的小动物,实在不行还有小卤味可以随时变大。

  而另一方面,艾琳娜也想利用这最后的时间多给斯卡曼德夫人演示一些日常菜系。

  因此,等到纽特来到厨房的时候,这天晚上的烹饪还没结束。

  “蜂蜜面包已经烘焙好了,然后今天的配菜是炒胡萝卜、蟹肉饼、香辣蔬菜脆片、酸牛奶起司……唔,让我想想,还差一份香煎波托贝洛蘑菇,这样就差不多了”

  艾琳娜围着围裙,清点了一下已经烹饪好的菜品,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剩下的食材。

  不同于中国常见的香菇,英国的烹饪界在食用菇的选择方面更偏爱于波托贝洛这种块头更大、菌伞更加扁平、汁液更加丰富的大号蘑菇,只不过受限于时代,尚未觉醒的英国料理界对于波托贝洛蘑菇的开发还相当初级,往往仅限于最简单的煎烤。

  “在准备配菜时,切成薄片的波托贝洛蘑菇无疑衬托肉类主菜的最佳选择……”

  伴随着女孩的声音,蒂娜·斯卡曼德魔杖轻轻点动了一下,指挥着菜刀将蘑菇切成一片片完美的半弧形薄片,经过了一个月的相处后,她在这种精细操作上熟练了不少。

  平底锅之中,提前放入的两大匙奶油和橄榄油已经在中大火之下融化开来,散发出一丝丝诱人的奶油香气,新鲜的切片蘑菇在魔法的指挥之下一片片地跃入锅中,在奶油、橄榄油之中搅拌煎炒了几分钟后,大部分的奶油、橄榄油都被吸入了厚厚的蘑菇之中。

  “那么,接下来的工序就拜托您了?”

  艾琳娜扫了一眼稍微缩小了一些的蘑菇片,将炉火关小,用锅铲在平底锅中间拨出一个小空间,然后在其中加入了提前准备好的奶油、大蒜末,以及盐、胡椒、百里香,一边等待着它们混合搅拌在一起,一边转过头看向站在她身边的斯卡曼德夫人。

  事实上,在这个月后面一段的时间里,艾琳娜并不会选择独自完成所有的工序。

  作为一名美食爱好者,她很能够体会那种亲口品尝过了别人烹饪出来的美味菜肴、尤其还是亲眼见证了烹饪过程后,却发现自己无法照葫芦画瓢地烹饪出同样美食的痛苦。

  毕竟在她们离开之后,这个厨房依旧还是属于蒂娜·斯卡曼德女士的领域。

  “放心吧,亲爱的……这边就交给我来料理好了。”

  蒂娜·斯卡曼德瞥了一眼正在从楼梯上走下来的丈夫,示意他暂时不要靠过来捣乱,随后转过头微笑着看向艾琳娜点了点头,自信满满地回答道。

  香煎波托贝洛蘑菇这道菜她们这些天已经吃过好几次了,蒂娜对于这道菜并不算陌生。

  按照之前的经验,这个时候她只需要继续拌炒十来分钟之后,波托贝洛蘑菇之中就会释放出许多鲜香十足的蘑菇汁,然后再撒入两勺面粉,耐心地一点点炒动收汁,等到看不到明显的面粉结块的时候,差不多就算完成了一大半了。

  “……这次别忘了加入牛肉高汤哦,还有伍斯特酱!”

  艾琳娜耸了耸肩,笑着额外补充了一句。

  随着一个多月来的相处,女孩子们和蒂娜·斯卡曼德之间的关系早就变得无比熟悉,艾琳娜很清楚这位看似干练的斯卡曼德夫人在烹饪上的迷糊程度。

  盐、糖弄混只不过是最常见的情况。

  斯卡曼德夫人更多时候则是等到菜品下锅之后,又或者是等到菜肴快要烹饪完成的时候才发现少了一两个关键步骤,才开始用各种奇奇怪怪的魔法进行补救。

  虽然浪费了不少食材,但另一方面艾琳娜也从蒂娜身上学到了不少新奇的烹饪魔法。

  譬如说发现盐不小心放多了之后,立刻使用转化咒把盐粒全部清空,这种补救效率如果目的明确的话,甚至确保她每一次烹饪时的调料分量都精确到毫克误差以下。

  不得不承认,相比起非魔法界的顶级大厨而言,在不下药的情况之下,魔法烹饪对于菜品上限的提升或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但是作为一种辅助修正方式,它可以极大的拉高巫师们在厨房中的料理下限,让大部分人都能到达一个合格线以上的水准。

  至少经过了艾琳娜一个月的“烹饪小课堂”之后,根据艾琳娜的目测,斯卡曼德夫人在日常英式菜肴的烹饪水准方面,差不多已经接近绝大部分中层餐厅的主厨水准了。

  “当然,当然,这次我可不会忘了……卡斯兰娜主厨的独家秘方。”

  蒂娜·斯卡曼德笑着回答道,手中的魔杖灵巧地点了一下。

  “牛肉高汤,搭配一点点伍斯特酱,这倒是我之前没有想过的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全能魔尊只为原作者幽萌之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幽萌之羽并收藏舌尖上的霍格沃茨最新章节